紫绶与赫

【哈内】灵魂伴侣AU 02

*我马上安排他们见面!!!感觉铺垫有点长(你这根本不是铺垫)…
*我得再加一点设定,这样稍微浪漫一点!!!真的不是凑字数🤔
*设定:没有找到完整的设定,自己扯了几条(。)
1.伴侣的印记会在十三四岁出现,一般印记颜色较深,颜色浅可能意味着没有灵魂伴侣。
2.在遇到灵魂伴侣并且爱上他的那一刻,印记会发烫变亮,之后对方说的第一句话会出现在印记旁。

哈梅斯感觉不太好,不,他感觉非常不好。而且这种郁闷已经持续了很长的时间了,连随队捧得联赛奖杯也只能暂时缓解他的情绪。

这种不好以至于他的妹妹都看了出来:你怎么啦?“这时她正坐在他的床边,翻着自己的课本,打算和好久没回家的哥哥谈谈心。

哈梅斯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件令自己心情不愉快了将近一个月的事告诉她。

“我的印记出现了。”哈梅斯说,“但很淡,而且那是我自己的名字,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吗?”

她吓了一跳:“上帝啊,你的意思是你没有灵魂伴侣吗?让我看看那个印记可以吗?”

哈梅斯把短裤撩高了一截,示意他的妹妹去看大腿根那几乎看不清的两个字母——JR。

“天啊哈梅斯,别太担心,你会找到灵魂伴侣的。”他的妹妹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后跳起来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

“希望如此吧。”哈梅斯叹气道。

后来,哈梅斯从阿根廷,到葡萄牙,又到了法国,2014年来临,他仍是一个人。

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他望着窗外礼花满天,心想:今年请让我遇见我的灵魂伴侣吧。虽然他知道这个愿望不太可能实现,毕竟他已经这样许愿了好多年了。

哈梅斯的摩纳哥队友们不乏找到灵魂伴侣并且已经结婚了的,每当被问起他总是笑笑,说“还没遇到呢”。他的印记很少有人知道,不外乎是几个要好的朋友还有亲人。哈梅斯觉得这件事有点难向别人解释,而且没有灵魂伴侣这件事听起来似乎很可怜。

JR会不会是Junior呢,哈梅斯摸了摸下巴。他是想起了那个在巴萨发光发热的绿眼睛巴西人,最近身边的朋友总是会说起内马尔,内马尔花哨好看的球风,另类的发型……

哈梅斯想,说不定是他的寻找方向有点跑偏,可能他的灵魂伴侣是个叫junior的男孩?下次可以去问问内马尔,看他的灵魂伴侣身上写的是不是JR。

不管怎么说,世界杯就要到了,比起国家队的荣誉,自己的感情生活又算得了什么呢?哈梅斯想,去他的灵魂伴侣,现在还是训练更加重要。

(所以哈妹完全没觉得马儿可能是他的灵魂伴侣hhhhhhh)

【哈内 honey】灵魂伴侣AU 01

灵魂伴侣au   01
*很喜欢的两个大男孩,爱他们~
*两个人都是单身汉设定
*设定:没有找到完整的设定,自己扯了几条(。)
1.伴侣的印记会在十三四岁出现,一般印记颜色较深,颜色浅可能意味着没有灵魂伴侣。
2.在遇到灵魂伴侣并且爱上他的那一刻,印记会发烫变亮。

随着教练的一句解散,草地上的一群桑托斯少年马上嬉戏打闹着回更衣室收拾东西了。

半小时后,这群回家心切(出去浪心切)的半大孩子们都跑得没影了。本来内马尔也是他们中的一个,但甘索刚才被教练叫走了,他只能坐在更衣室里边玩手机边等人。

他今天心情很差劲,连在Instagram上发个唱歌小视频的心情都没有。

甘索走了进来,抱怨道:“上帝啊,谈话时间可真长,我们的人都走完了。”

内马尔无精打采地哼哼了两声。

甘索在他身边坐下,摸了一把他的头毛,小声问:“你到底是怎么啦?从他们说起灵魂伴侣开始就一直闷闷不乐的。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有些人的印记会比较晚出现,所以你不要太在意啦。”

内马尔猛吸了一口气,像是在聚集自己所有的勇气一样,然后他对甘索说:“其实我的印记已经出现了,而且那是我自己的名字。”

“这怎么可能?”甘索一脸吃惊,又起身打开门看了看外面是否有人。感谢上帝,走廊里空无一人,大家都走了。

内马尔卷起运动裤的裤腿,指着大腿根的一片皮肤说:“就是这,我上个月才偶然发现,它太淡了,而且位置也不明显。”

甘索低着头好长时间才看到它,大腿根外侧两个小小的字母“JR“。鉴于这个姿势有点糟糕,他快速地坐直了身子。

内马尔叹了口气:“我在网上查过,有些人确实没有灵魂伴侣,可能他会没有印记,或者印记是自己的名字。”他可怜巴巴地看着甘索,“难道我就要这样孤独一生了吗?”

甘索安慰道:“说不定是某个也叫Júnior的人呢?不要灰心我的兄弟,你不会孤独的,有我陪着你呢。“

可能会有吧,但是说不定真的没有呢,内马尔想。

一直到他离开桑托斯前往欧洲,他都没有找到那个人。

他心想,很好,一个人或许也不坏。

刚才那句他妈是骗人的,其实他发疯地想找到这个人,不论是男是女。因为灵魂伴侣是上帝给予的,和其他陪伴在你身边的人都不一样,不是吗?

时间转眼到了2013年,内马尔在巴萨也好几年了,他还是没有遇到那个人。身边很多人结婚生子,而他仍然孑然一身。他心想,甘索真是个骗子。


(甘索:关我什么事啊????你很快就会遇到你的JR啦!)

【豆腐丝 灵魂共鸣01】

*篇幅可能有点长(也可能巨短),写到HE为止,豆腐丝必须HE!他们真的无敌般配!

*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真的超喜欢豆腐丝的。(排版到底怎么排呀…)

*设定中两人都是单身。

*设定:罗伊斯和莱万能互通部分心理活动(抽象的感觉而不是具体字句)。偶然想到的梗,感觉还挺有意思的,就自己写写啦~不过豆腐的心理活动应该是波兰语的,马口应该听不懂…所以设定用括号补充了一下~

*有小伙伴给我想想后面的剧情吗…

*欢迎提出意见和交朋友呀~



世界杯后的假期即将结束,罗伊斯也回到了家中稍作休息,为接下来的新赛季做准备。他即将是多特蒙德的队长了,每当想起这件事,他都会难以抑制地激动,为这支他深爱多年的球队,为他脚下这片带给他幸福的土地。
只是他身边再也没有那个人了。所有的荣耀欢乐,都不会再有Lewy的身影。

罗伊斯总觉得自己应该释怀了,因为离他们分手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而成年人都懂得放下,不是么?但他还是无法释怀,无法忘记。他甚至不敢回fo对方,企图用漠不关心来掩盖自己的旧情未了。

下午格策又跑到他家里来了,不顾他想要睡午觉的抱怨声,拖着他玩一个新的赛车游戏。

“我说你怎么总跑我这来啊,不用陪女朋友的吗?“马口问着,一边操纵自己的赛车把格策的车撞出了赛道。

格策大叫了起来,仿佛罗伊斯做了多么过分的事:“嘿马口你不能这样把我挤出来!”

罗伊斯哈哈大笑,现在他已经领先格策很远了,而格策才刚起步回到赛道上。

“胡梅尔斯的头可真是不小,这张照片显得他的头更大了。”

“?”罗伊斯看向格策,迷茫脸问道,“怎么突然说起胡梅的坏话了?”

格策没有搭理他,准确地说,是格策根本没听见他的问题。在碎碎念了一分钟“我要反超”后,格策顺利地超过了他。

“这张照片我好像笑得有点过了,脸上褶子这么多。上帝啊,我得好好保养我的脸。”
“基米希那个分球确实漂亮。”
“很快要开始训练了,真是不想动啊。”

罗伊斯:目瞪口呆.jpg
怎么回事??他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就歪头看着格策,可格策只是一直单调地在念叨“我要反超”之类的话。他今天滴酒未沾,而且神志清醒,怎么会有这么真实的幻听??马口罗伊斯怀疑自己在做梦,毕竟他从没有这样幻听过。

格策的车冲过了终点线,他把手柄往沙发上一扔,得瑟道:“我赢啦我赢啦我赢啦~”
但是罗伊斯没空搭理,他觉得自己的脑子要炸了,仿佛有个人一直站着他边上说个不停。

“给我闭嘴!”他忍无可忍地吼了一声。

格策一脸懵:“马口,你怎么啦?”

“我不是在说你…哥们,我好像有点幻听,一直听到有个人在我耳边说话。”

“上帝啊,”格策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你感觉还好吗?要不要去趟医院?”

“没事,我休息一会可能就好了。”罗伊斯歪嘴笑了一下。

“那我晚上在这陪着你吧,你这样一个人实在令人不放心。”格策拿起自己的手机打算给女朋友发个短信,告诉她自己晚上不回去了。

“等会,我好像又没事了。”罗伊斯甩了甩头,耳边的声音逐渐消失了。“真奇怪…可能是我昨晚没休息好。”

格策拍拍他的肩:“或许你该再找个男朋友或女朋友照顾你。”

罗伊斯没有再说话。能有谁像莱万那样好呢?至少对于他来说是没有的。

格策回家之后,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暮色四合,罗伊斯连开灯的力气也欠奉,任由房间逐渐暗下来。

突然,有人大喊:“停下!shut up!!”

罗伊斯被吓得差点从沙发上摔下来。他发现了一个关键问题——这声音不是他听到的,而是在他脑中的,而且那个声音并不是在说德语或是英语之类的,但他奇怪地可以明白那些语句的意思。

这听起来像是个灵异事件。

马口·小机灵鬼·罗伊斯尝试着想了一句:“你是谁?”

他马上得到了回应,“你呢?你是谁?”

好吧,这确实是个灵异事件。

从刚才那些话里对方应该是拜仁或者国家队的球员,但在这么诡异的情况下罗伊斯并不想随便告诉别人自己是谁,反正自己对多特蒙德的种种想法估计也被他听见了那他就随口掰一个人好了,于是他扯了个谎:“我是马里奥格策!”

格策,好兄弟,真是对不住你了。

“我是莱万多夫斯基。”罗伊斯听见那个声音这样说道。

TBC